a琼

那些可爱的巴黎甜品

法国巴黎导游-小六和小七:



 


巴黎甜点店数量太多,好甜点店也是多到吃不过来,如果就只去有名气的那几家也经常碰到出新品让你陷入两难,到底该吃爱吃的还是尝试新的,因为胃就只有这么大。不过如果人多,倒是可以多点几款,都尝试一下。巴黎甜点光是从视觉上就能给人享受,就先把以往爱吃的甜点照片先放上来吧


 










 





 










穆穆vintage·LoFoTo:

【童话小屋】像藏宝室,像霍比特人生活的小屋,也像乡间面包店夫妇的厨房。

微博:@穆穆vintage

(2014年10月6日,德国安娜贝格)

张芮侨·LoFoTo:

喜欢一个人根本是藏不住的,就像日出日落,潮涨潮退,是那么自然的事情。喜欢你,所以忍不住牵起你的手,希望可以牵得久一点,再久一点。

走过大地:

老德里的一个小巷,正是穆斯林做晚祷告的时间,宣礼塔的声音飞越狭窄天空。抬头看到二楼站了一些人,赶忙跑上一条小楼梯,便见此景。


冷与暖,闹与静,精神世界与市井生活。拍的时候,心里就冒出一句,身在泥沼,心有莲花

杜兮 Shrek:

澳洲冬天的早晨,穿着冬衣的我被海风吹的还有些瑟瑟发抖。感觉是自己眼花,远处一个光着屁股的Baby在海滩上步履蹒跚的追逐着一只狗,狗跑一段路便停下来等他,是的,我没看错,是狗在教这个家庭新成员如何走路。在这里,大海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,所以让孩子在寒冷的海滩上裸奔。而从孩子出生那天起,狗就是他家庭的一员,而不是一种威胁,所以让他们尽情的玩耍。

Espraul-FAKETO:

每日一精选图:Day 97

【British Museum】

这里是大英博物馆。


PS:想拍这种类似丁达尔的光需要几个因素:

1,空气不能太干燥,太干燥一般拍不出的。

2,有一个相对较小的通光口(啥都行,树叶的缝隙也行),光透进这个通光口进入到相对比较暗的地方。

3,前期点测高光,这种图原片基本除了高光的地方都是一团黑。

4,后期狂提阴影,加清晰度对比度,对机器的宽容度要求较高。

古都秋色

一边写诗一边旅行:



树树皆秋色,山山黄叶飞。深秋的岛国层林尽染,色彩斑斓。然而要论最典雅、最古意的秋色,则一定要到京都才能体会得透彻。


京都是一座有着一千多年都城历史的古都,于公元794年定都后,效仿唐朝首都长安和洛阳建造。随着文化的传承与发展,至今仍然保留着不少盛唐风采。古都寺庙林立,颇有些“南朝四百八十寺”中所描述的味道。而日本寺庙又善于营造禅意的氛围,广建庭园,遍植秋枫。待到晚秋时节,秋色满园关不住,寺庙的院墙上、院外的道路上,飘满了新落的红叶,经过雨水的润湿,呈现出艳丽的色彩,摄人心魄。




到京都赏枫,最让人迷醉的当属红叶与古老建筑的搭配。有着唐风遗韵的日本寺庙建筑,搭配以饱满的秋红,这是任何一个摄影师都梦寐以求的摄影天堂,更不消说那些熙熙攘攘慕名而来的游客了。无论是鲜亮的铺满水潭的落叶,还是树上繁密的红、黄、绿交错的五角枫叶,亦或是那些穿着吴服、踢着木屐、手拎和式小包的姑娘,都给人以精致美好的视觉感受。




在这些赏枫的寺庙建筑中,最宏伟也最受欢迎的要数音羽山清水寺。公元778年,延鎮上人开创清水寺来供奉千手观音。自建成后庙堂几度损毁,至1633年由德川三代将军重建成如今的模样。雄大的本堂依山腰而造,由139根高约数十米的圆木支撑,又得名为“清水舞台”。耸立于陡峭崖壁上的舞台气势恢宏,待到深秋时节,被火红色的枫树叶子簇拥着,让人心旷神怡。居此眺望,京都市内景色一览无余,而断崖又让人心有余悸。日语里有句成语“清水の舞台から飛び降りる”,说的就是从这里跳下去,来表示一个人对于某件事情的破釜沉舟。值得一提的是,清水寺里还有一个小神社,地主神社,应该算是京都最出名的祈求良缘的佳所,到此地赏秋,切不可错过。




除去那些本身宏大的建筑,不同的小寺庙对于秋色之美也有着不同的诠释,比如惯用的一种心思巧妙的人工造景:厅堂以墙壁窗棂为画框,以园林景物为画。位于洛北的圆光寺即是一处领会秋意的妙处。十一月秋意正浓的数天,每朝晨时入院,静坐于廊下红毡席上,眼前枫叶红黄交替,而无论是满地青苔、还是杜鹃丛中,都落满了红叶。此时尚无许多游人,呼吸着深秋中清爽的空气,面对一幅大自然的杰作,静心、凝神,那时候,所有世俗喧嚣都已不再重要,连时间也停留在了晨光里,迟迟不肯离去。若是来得晚些,游人多了,则可于红席上盘膝而坐,品一些京都特产的果子、抹茶,亦不失为一次绝佳的体验。从圆光寺南行仅百余米,有另一所值得细细品味的小寺庙,诗仙堂。季羡林先生曾经写过一篇名为《诗仙堂》的散文,文中描述道,诗仙堂“进门是石阶,阶尽处是木头结构的房子,同日本其他地方的房子差不多。整个园子并不大,但是房屋整洁,结构紧凑;庭院中有小桥流水,通幽曲径,枝头繁花,水中涟漪,林中鸟鸣,幽篁蝉声,一下子把我们带进了一个清幽的仙境。”季先生想必是未曾在红叶时节访此,否则他笔下有关诗仙堂的韵味该是更加浓厚。诗仙堂四周的墙壁上悬挂了三十六位诗仙的画像,有汉代的苏武,晋朝的陶潜、谢灵运,唐朝的李杜、小李杜,宋朝的苏轼、欧阳修等,从中可见主人对于中华诗词的喜爱与推崇。于诗仙阁坐禅,眼前不光有满园秋色,更有诗情蓬勃而发。记性好时,嘴里轻吟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枫叶红于二月花”、“明朝挂帆去,枫叶落纷纷”、“亭皋木叶下,陇首秋云飞”、“山明水净夜来霜,数树深红出浅黄”,留学多年以为遗失许久的文化与诗情席卷而来,让我内心愈发喜悦。




稍微大一些的寺庙会在庭园里开辟一些人工小湖,绕湖秋枫红时,庙堂与红叶的的倒影相映成趣,随着微风在湖面荡漾。衣笠的金阁寺正是这样一处典范:小湖的对岸是金光闪闪的阁楼,侧岸有青松,也有火红的秋枫。而成群的野鸭,在湖中缓缓游着,水面的涟漪一圈圈铺展开,湖面橘红绿黄的色彩朦胧且跳跃起来。洛南的醍醐寺也十分值得一去。深秋时节,林泉苑里的植被红绿错落有致,与橘白相间的辩(弁)天堂、橙红的小桥一起倒影在湖面上,从对岸望去,十分雅致且富有禅韵。




相比这些一目了然的秋景,有些寺庙则长于幽深味道的营造。譬如毗沙门堂,这座供奉着七福神之一毗沙门天的天台宗寺庙并不为许多人所知,然而这里有着古都最好的红叶隧道。说是隧道,其实就是敕使门前的一段参道。红叶半落时分,“花径不曾缘客扫”,石阶路上好似铺上了红色的地毯,头顶茂密的红叶则让人完全置身于火红的世界里。秋风来时,落叶飞舞,宛若画中。而有时候幽深古意是通过满地青苔来体现。嵯峨野有一个名为爱岩念佛寺的小寺庙,居于山林深处,平日访客稀疏。院内有罗汉千二百个,表情各不相同但都憨态可掬。经久年月,石罗汉身上爬满了青苔,像是披了岁月的外衣。秋来时分,枫叶飘落到罗汉身上,把这些小家伙点缀的愈发讨人喜欢。有时间又有心思的话还可以四处寻一些红、黄、绿、粉的叶子或者花瓣,亲自给他们设计造型。在这些并不知名的小寺庙里散步,幽深的小径、爬满青苔的小佛、落了红叶的茅草屋顶,都能让人体会到浓浓的古意。




除去在寺庙赏秋,西郊的岚山也是不可错过的佳处。岚山素有京都第一名胜之称,这里山峦叠翠,流水潺潺,诸多寺庙古迹遍布。周恩来早年求学日本的时候曾在这里作过一首《雨中岚山》,其中有两句让现时的我感同身受,“人间的万象真理,愈求愈模糊;——模糊中偶然见着一点光明,真愈觉姣妍。”如今诗碑就放置在龟山公园里,可去探访一番。四次京都之行,去了三次岚山,其中两次是红叶妖娆时。清晨温暖的阳光洒落在满山的落叶木上,大堰川蜿蜒流过渡月桥,水中红叶的倒影映射出金色的光芒。沿河慢走,有游船驶过,船上的游客兴奋的唱着歌,拿着相机对着两岸色彩斑斓的山体拍照。而我在岸上,也不断寻找可以搭景的红叶,把这清水、游船与远山都收进了镜头里。走累了,可以沿途拜访一些诸如天龙寺、常寂光寺之类的寺庙庭院。尤其是红叶最盛期的常寂光寺,园中枫林遮天蔽地,举目望去,如橘色的房顶一样铺展开来,而阳光从缝隙里洒下,那一种视觉的冲击与体会,让我至今难忘。而仔细回想,后来我克制不住情绪,再一次跳上开往京都的夜巴,只因那一年在此地对于古都秋色的一见钟情。





待到入夜,还可以去赏夜枫。高台寺位于祗园和清水寺之间,入口在一条挂满灯笼的江户风情的小巷里。拜访的时候正巧是秋日伞祭,竹林中、庭院内摆放了许多色彩各异的日本伞,在灯光的烘托下与四处景致融为一体。而照在枫叶上的灯光则让叶子的黄红色更为鲜艳。无风时,枫林与青松的倒影静静地衬在水面上,在漆黑的夜色下格外静谧。这里能够让人深深体悟到如何才是静稳的岁月与人生,盯看了许久,心绪也逐渐平静下来,时间也似乎又一次停止。长吸一口气,抬头望了一眼夜空,半个月亮悬在空中。于是,这一切景致愈发梦幻起来。我在秋风中迟迟不愿离开池旁,夜枫、水镜、伞灯、竹林、远月,它们组成了我记忆中有关古都夜色美好的意象。




古都的魅力实在是太大,而我无论怎样挖空心思去堆叠词汇也描述不出其中十一。诸君若是有意,不妨在秋色正浓时亲自去走一遭,也许会有别样的人生领悟。而我,也定会再次造访,那座掩埋在秋红里的平安京。




司北


2015年2月于东京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账号     


ID sunflower_nju


在旅行中寻找色彩与诗情